小说 > 黑夜玩家 > 288、【鬼怪与季德恳的小故事】

UU快三

  在确定了樱柠也不知道季德恳去哪了之后,林小七就挂断了电话。

  结束通话后没多久,朱二与陈定根就再一次的来到了答案酒吧。

  “白跑一趟魔都,真是的!”朱二坐在沙发上没好气道。

  他们刚去魔都报道,小萝莉樱柠就说组织准备行动了。而周边居然还有一处妖魔组织的老巢,刚好也要路过乌城来着,所以他们就回到了答案酒吧进行一番准备工作。

  最让朱二不爽的是,他没能成功的在樱柠面前装逼啊,实在是太特么遗憾了!

  “一些带不上的行李干脆都放这儿吧,反正打完了你们还是得来。”路一白对着朱二与陈定根道。

  “也对。”说完,朱二与陈定根就开始收拾起了一些必需品,比如一些药物、装备之类的。

  陈定根打开自己的背包,从夹层里取出了一个已经很旧很旧了的荷包。

  荷包的颜色都已经褪色了,但保存的很好,没有任何的破损。

  不出意外的话,里面还完完整整的放着一百二十块钱,这是陈定根离开大山的时候,他的妹妹给他的,她担心城里生活太过于费钱。

  在女孩子刚刚开始爱美的年纪,她剪掉了自己的一头秀发,卖了120块。

  陈定根永远都忘不了,那是个阳光灿烂的午后,头发剪的跟男孩子一样的小妹笑着对他说:“哥,省着点用啊,这不是钱,这是我的头发。”

  这一百二十块钱,他一分都舍不得花。

  路一白等人看着陈定根将荷包小心翼翼的取出来,然后贴身放好。

  对他来说,这个荷包也等同于是个护身符了,能保他平安。

  等到他们收拾好了行李,乌城协助部门的总负责人李有德到了。

  这位工作狂魔也在这次行动的名单里。

  守夜人们行动,多多少少还是需要协(忽)助(悠)部(总)门(局)的配合。

  李有德算是协助部门里最优秀的一批,所以暂时也被外调了。

  反倒是路一白与林小七,暂时要原地待命。

  在分离前,路老板还不忘道:“都小心些。”

  朱二邪魅狂狷的一笑,摸了摸自己的佩剑【明皇】,道:“放心吧,我早已经不是原先的朱二了!该小心的应该是那群躲在暗地里的杂碎!”

  行行行,知道你已经是个升级版的计量单位了,你最牛逼你最牛逼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朱二与陈定根走后,路一白与林小七也在家收拾起了行李。

  他们虽然暂时是原地待命,但鬼知道什么时候就要行动,还是早点做好准备比较妥当。

  路一白独自下楼,去酒吧一楼的伞架处取伞,将狮伞与猫伞全部从伞架上取了下来。

  话说回来,狮伞里封印着就知道说脏话的鬼怪,骷髅伞里疑似有一颗跳动的妖魔心脏,老gay头的龙蛇伞路一白没有接触过,所以不是很清楚,但猫伞里似乎什么也没有啊。

  是的,林小七的猫伞好像很普通,里面并没有什么秘密的样子。

  将猫伞夹在腋下后,路一白拿着自己的狮伞,犹豫了片刻后,打开了狮伞的封印空间。

  “鸡掰!甘霖凉!说了多少次了先敲门?”鬼怪骂骂咧咧道。

  混熟了之后都知道提要求了,比如打开封印前先敲门之类的。

  “知道了知道了,下次一定先敲几下伞柄。”路一白道。

  鬼怪看了他一眼,没好气道:“说吧,又是什么事?”

  路一白老老实实的把守夜人组织准备行动的消息告知了鬼怪,并且把季德恳“失踪”的事情也重点说了一遍。

  他感觉的出来,狮伞里的鬼怪与老gay头的关系不一般,绝对是老相好……呃,不对,是老相识。

  虽然不清楚他们具体是什么关系,但鬼怪知道的秘密肯定比他要多。

  兴许……它知道季德恳失踪的原因也说不定?

  “你为什么要急着找他?”被五条金色锁链捆绑着的鬼怪静静看着路一白道。

  “你家老人走丢了,你不急?”路一白没好气道。

  鬼怪继续道:“你应该很清楚,他的安全问题不需要我们担心。”

  说完,它继续道:“所以……你为什么急着找他?”

  路一白愣了愣。

  是的,季德恳无故失踪后,他第一时间就找了樱柠,然后又来询问鬼怪。

  我……为什么要急着找他?

  扪心自问,路一白很快就发现了原因。

  因为依赖。

  现在的局面并不稳定,很明显接下来有好几场硬仗要打。以往有自家老gay头在,路一白感觉心里很有底气,好像任何事情他都可以解决,他好像强的天下无敌一般。

  可现在老gay头突然不见了,他感觉自己的底气没那么足了。

  不知不觉间,就产生了这么大的依赖了吗?

  “想明白了吗?”鬼怪问道。

  路一白点了点头,道:“想明白了。”

  鬼怪并没有说什么,也没有趁机冷嘲热讽几句,因为它很清楚,这是很正常的现象。

  老东西就是这样一个人,会让人不知不觉产生依赖的人,好像他什么事情都能解决一样。

  曾经的自己……何尝不是这样?

  不知不觉间,它的思绪开始蔓延。

  与他第一次见面,究竟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?

  有些记不清了。

  但它记得很清楚,那时候的老东西,还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孩子。

  “喂!你就是师父说的【影子】吗?你以后就是我的影子了吗?”还是个孩子的他看着自己的影子,用稚嫩的声音道。

  “影子!你怎么不说话呀影子,你陪我聊聊天好不好?”

  “你说话嘛!这里只有我和你,师父又不在……”

  随着男孩的絮絮叨叨,他的影子慢慢漂浮了起来,化作了一道黑影,冲他翻了个白眼,接着,它又与他的影子再次融为了一体。

  它的态度很明显:对方并不想理你,并朝你翻了个白眼,然后藏了起来……

  男孩似乎也不生气,他天生就是个好脾气,道:“我知道,影子是不能说话的,你要永远躲在暗处。可我怕你会无聊啊,以后只有我和你的时候,我们说说话好不好呀?”

  影子依旧没有理他,它还在坚持着,忍耐着,忍着不说话。

  男孩眼珠子微微一转,灵光一闪,突然开始骂起人来。

  “你这个笨蛋!”

  “傻瓜!”

  “白痴!”

  “笨猪!”

  ……

  他说了一大堆很幼稚的骂人词汇,杀伤力很低。但奈何词语实在是太多了,一口气说了二十几个!

  终于……

  他的影子张开了嘴巴,静静的说了两个字:

  “鸡掰!”

  男孩懵了,真是好脏的脏话!

  但他却一点不生气,而是开心道:“你看,你说话了!你已经破戒了!以后只有我和你的时候,我们聊天好不好?我真的好无聊好无聊啊。”

  影子再次沉默了,好似在思考。

  过了一会,男孩的影子浮动了一下,从阴影处伸出了一道小黑影,就像是一只手。然后,与男孩的小手……

  ——拉了拉勾。

  “好。”

  ……

  http://www.4399seo.com/books/20/20625/8593495.html
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lvsetxt.com。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vsetx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