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 > 黑夜玩家 > 269、【老东西的抒怀】

极速快乐8—大发快乐8

  每一座城市都是被规划好的,是有界牌的,路一白此刻身旁就有着一道界牌,上面写着“乌城界”。

  界内是乌城,界外则是阳城。

  现在路一白在干嘛呢?

  他站在界牌下面,然后暗戳戳的向前伸出一只脚,脚尖点地后,他又快速缩回来,如此反复。

  “卧槽,灵气也是有地域歧视的么?”路一白懵逼中。

  只要在乌城界内,灵气就很活跃的围着他转悠,可一旦往外踏出一步,真的只是一步,灵气就变得和先前一样了,并不会对他特殊对待。

  就像是冥冥中有着法则一样,在约束着什么。

  只是不知道随着修为的提升,自己可以控制灵气的区域会不会变大?

  怎么说呢,路老板现在的情绪还是比较复杂的。

  他感觉自己在突破五阶之前,和林小七走的是一样的路子,就是中规中矩的《痛经》修炼之路。

  当然,说是中规中矩,那是相对于《痛经》一脉来说的,对于其他传统修炼模式来说,《痛经》完全就是野路子,而且是超级野的那种。

  谁他妈没事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啊,每天痛啊痛的,很给劲么?

  但是,自从突破到五阶后,他和林小七走的路子就完全不同了。

  冥冥之中好像有一只大手,把他的修行之路……强行掰弯了!

  他甚至感觉先前的《痛经》之路不过是打个基础,现在……才是刚刚开始!

  只不过总感觉最近也没有发生什么事啊,果然只是因为我人帅活好、天赋异禀吗?

  “我一定是天选之子,没错了。”路一白在心中沾沾自喜道。

  他又在乌城边界上来回蹭了几次,玩腻了之后,骑上了摩托车,往家的方向开去。

  等到路一白回到了答案酒吧后,酒吧里的灵气浓郁度明显上升了一个台阶。

  他现在,相当于是个“人形洞天福地”,他只要在乌城范围内,他走到哪儿,哪儿的灵气就活跃。

  大家在他身边修炼,修炼速度能快上很多!

  以前路一白感觉自己像是个奶妈。又要给夜依依补充阳气,又要给小腰和桃木剑补充生命力,现在倒好,他还成了大家的金手指,成了大家的修炼加速器!

  路一白仔细思考了一下自己如今的人设,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  看看现在,本来大家都是各自修炼的,现在路一白不在家,大家都在等着他回家后再修炼,全部都是一副嗷嗷待哺的模样!

  完了完了,以后注定要过上拖家带口的生活了。

  回到房间里后,林小七向路一白询问了一下状况,在得知路一白一旦踏出乌城就失去了“灵气们的爱”,她居然觉得有些有趣和搞笑。

  “老板,怎么搞的好像你走出乌城就是出轨一样,一走出去,灵气就不爱你了。”林小七笑着道。

  路一白黑着一张脸,他也有这种感觉。

  只希望随着修为的提升,自己可以把爱的种子疯狂的播散出去吧,最好能撒遍整个华夏!

  对于自家老板在突破五阶过后变得比自己要特殊些,林小七并没有太过于在意。

  在她看来,我家老板当然是最棒棒的了!

  其中对于女人来说,爱情中带有着些微的小崇拜,那绝对是一件好事情,这将会是爱情的催化剂与助力。

  而且对于林小七来说,真的没有什么差别。路一白现在灵气环绕,修炼加快。而她作为路一白的枕边人,自然是这项福利的最大受益者。

  两人每天睡一起,接触那么紧密,有时候还是零距离接触甚至是负距离……

  想到这里,她不由面色微微泛红。

  “怎么突然脸红了?又在想什么羞羞的事情了?”路一白看着林小七坏笑道。

  “才没有!”林小七羞怒的朝他丢了个抱枕。

  切,丢枕头算什么本事?有本事拿你的大长腿夹死我啊,或者拿大胸闷死我啊!

  二人晚上修炼的时候,路一白感受着周边浓郁的灵气,只觉得一阵畅快。

  “从此以后,我也是个挂逼了。”路一白在心中道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另一边,魔都,季德恳的公寓。

  几个小时前,季德恳在挂断与路一白的视频通话后,嘴里还忍不住喃喃自语:“老东西?它居然叫我老东西?”

  他走到卫生间照着镜子,看着自己比寻常中年人还要好得多的皮肤,道:“哪老了?年轻的很啊!”

  还别说,季德恳从外貌上看,真的也就三十岁出头的样子,脸上甚至连细纹都不多。

  “不行,还是要多多保养。”

  说完,他迈着自己的专属小碎步,取出了一袋纪梵希的天价面膜,美滋滋的敷在了自己的脸上。

  他敷面膜的时候很仔细,是照着镜子敷的,确保把能覆盖的地方都覆盖到,效益最大化。

  纪梵希这款面膜很贵,黑色的面膜造型有点像蕾丝,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设计。

  季德恳的脸被面膜覆盖住了,只露出了那一双眼睛。

  他看着镜子中自己的眼睛,不由得有些恍惚。

  这是一双怎样的眼睛?

  有一句很土的话,一句被小学生作文里用烂的话,叫“眼睛是心灵的窗户”。

  实际上的确是如此。

  小孩子的眼睛更干净澄澈,老年人的则浑浊些、暗淡些。

  季德恳的这双眼睛,让人看不真切。

  和他对视的话,的确会有些恍惚。

  沧桑!

  一眼沧桑!

  他忽然对面膜感到了失望,皮肤护理的再好,眼睛也会出卖自己。

  他看着镜子喃喃自语:“的确是个老东西。”

  季羡林老先生在《八十抒怀》里写道:

  【路太长了,时间太久了,影子太多了,回忆太重了。】

  对于季德恳来说,人生中已经度过了几个八十?

  说实话,他自己也有些记不清了。

  真的有点记不清了。

  他敷完面膜后躺到了床上,低声道:

  “睡吧,有些乏了。”

  ……

  (ps:推一本朋友的书,py交易,书名《我的叔叔重生了》,反正都是朋友,奶死一本是一本,嘿嘿嘿~)

  http://www.4399seo.com/books/20/20625/8455628.html
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lvsetxt.com。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vsetxt.com